购房合同能解除,房闹大军的胜利?

近日武汉房管局下发通知:对明显不合理的精装修房要支持购房者解约;对于79个涉稳楼盘项目,凡购房人提出解除合同的,可以办理备案注销手续。

这其中有两个关键之处:

一是维稳,出现了涉稳字眼,意味着楼市维权已进入维稳范畴;与前不久杭州萧山区成立房地产维稳小组,可谓如出一辙。

二是退房,退房从此不再是传说,去年底武汉爆发退房维权浪潮,算是有了结果。

同样是房闹,为何“同闹不同命”?

相比于以往降价退房备受舆论嘲讽不同是,这一次,武汉房闹大军以精装修和双合同作为突破口,反而得到了广泛支持。

每一轮楼市的下行周期都少不了维权,但摆在台面上的理由不同,结果就有天壤之别。

以往降价退房维权,都是博取同情的诉求,既无法律依据,也无道德优势,更无契约精神,遭到嘲讽,无口厚非,活该也?

但武汉这一次退房维权,摆在台面上的却是质量维权,装修的货不对板,这种维权可谓天经地义,能得到各层面的认可和支持。何况,业主要求并非退房,而是退所谓的精装修。

精装修是被逼出来的,真是质量问题么?

关于房子的问题,从来就不是如此简单。装修质量问题只是表面,背后的玄机值却得深思。

精装修之所以会出问题,不是开发商全都有意偷工减料,而是在限价和双合同的约束之下,开发商在装修合同和装修质量上玩猫腻,实际上三方不约而同的选择。

2016年以来,武汉的房价涨了近200%,武汉以新一线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利好,让全民看涨房价,开发商以此坐地起价,满天要价。

2017年5月10日,武汉房管局才开始伸出手来,整顿房地产市场乱象,推行精装房的房价限制。对不接受限价的开发商不发放预售证。

新房限价、二手房倒挂的价差红利让全城陷入摇号买房的狂欢之中,主城区一房难求。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开发商不是慈善家,开始通过捆绑车位、销售茶水费、双合同拆分等方式钻空子,且得到了默许,或者说是是纵容。

双合同,双刃剑,伤人又伤己

双合同是个什么鬼?

举一个例子,一套市场价300万的房子,按照限价政策要求,网签合同只能签到200万,那么另外的100万怎么办呢?这一百万价差要么变成摇号购房的暗箱套利游戏,要么转换成了茶水费,要么就以双合同做为最终解决方案。200万是网签合同,100万是装修合同,开发商依旧卖300万,只是将合同拆解成了两份。

对于双合同,购房者虽然首付成本高了点,但只要房价上行,快速上车,显然是第一要务。于是,双合同的潜规则被多方所默许,地方也闷声,视而不见,反正网签价格没上去,就能完成任务。

毕竟谁都明白,装修合同只是掩盖现价价差的一块遮羞布。

购房者:不是想维权,谁让房价下行呢?

房价一旦下行,所有问题都将涌现出来。

于是,当初在售楼处门口万人摇号的那支队伍变成了讨伐无良开发商的维权队伍。这时,装修合同就是一把很好使的武器。

接着上面的例子,200万的网签合同叠加100万的精装修合同,其实是为了满足350万的市场价。但是,谁都知道,即使最豪华的精装修也花不了100万,何况这其中还有众多开发商偷工减料,以次充好,开发商毕竟都是狼。

双合同本身就是违规的,而装修合同货不对版的质量问题更是违反契约,甚至违法,维权者以此占据了道德高地、法律高地。

为何在中国退房维权如此常见?

  • 第一、买房者都有房价只涨不跌的信念,让他们不愿相信下跌的现实;

  • 第二、掏光六个钱包的痛苦,让他们忍受不了财产贬值;

  • 第三、大闹大解决的思维给了房闹者现实的勇气;

  • 第四、房价不能跌的地方ZF隐性担保为他们提供了强大的底气。

  • 第五、如今,武汉这次又贡献一个理由:双合同提供了靶子。

聪明的广州,笨拙的武汉

为应对这类维权风险,早在几个月前,广州等地就试图率先放宽限价,试图以此缓解双和同为可能出现的维权潮带来的维稳压力。但是,武汉到了最后关头才想到要拆雷,显然为时已晚,总有一方要付出沉代价。

我国楼市就是这么奇葩,在急功近利的楼市调控周期里:

  • 一开始,地方貌似是赢家,因为限价控制住了数字上的房价,表面上完成了任务;

  • 接着,开发商好像也成了赢家,通过默许的双合同,房子一分不少地卖了出去;

  • 如今,购房者似乎又成了赢家,房价要是跌了就退房,房价要是稳住了,那么就退装修,反正都不会亏。

所以说,风水轮流转,出来混迟早要还的!